(生活忸彈日誌)
 
 
 
 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 
 
【--/--/-- --:--】
 
 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 
 
 
▲TOP
 
 
 
 
心情剪
 
 
【2006/02/27 12:32】
 
 
20060226172949.jpg


剪刀,能剪斷布也能剪斷紙
然而不能剪斷所有的哀傷
所有的不愉快
希望能有一把魔法剪刀能剪掉一切的不愉快

對不起我遲交了
但是我不會缺席的
請大家放心
只要有人出題目的一癲
就請永遠的畫下去吧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 
 
 
▲TOP
 
 
 
 
2006皮胡蘿蔔計畫
 
 
【2006/02/08 16:15】
 
 
上次參加了世界兒童展望會的耶誕節活動之後
覺得這一類的活動還滿有意義的
只要捐出你家沒地方放或者是不想要的玩具
在世界這一端的你,或許覺得它是多餘的
可是在世界另一端的小朋友可能會把他當寶貝一般的珍惜
這次也有類似的活動
是由一個老師發起的,他是在偏遠的山上部落任教的老師
以下是活動內容以及辦法
希望各位有愛心的朋友能共同響應謝謝


* 前言:

有人說,山上的小朋友與山下的相比有學習落差,
起跑點落後,怎麼追趕,距離還是很大。
我們說,上天給的資質不差,只要給予足夠的時間及機會發揮,
即使流汗咬牙,也要靠自己的努力及耐力,專注上爬。

或許這世界皮事情太少,心東西太多,使人煩雜。
社會公義被侵蝕,無力感越來越瞎。
但現在古華國小願意與你一同培養皮胡蘿蔔成長激素,
贊助基礎希望教育,讓小朋友的自信發芽。
只消一包禮物及一張鼓勵卡,
它可以堆起一個個向上的台階、散發一種被社會大眾關愛的感覺。
超越它本身的物質價值,為排灣小朋友帶來彩色的求學生涯。


* 募集項目:
1.用之無趣棄之可惜的百貨公司來店禮、股東大會禮物。
2.使用過但還很健全完整的小孩玩具、布娃娃、衣服、鞋子。
3.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各式文具。
4.以上沒列舉到,但覺得可以給孩子用且有意義的東西。
5.還有給小朋友鼓勵的話一張。


* 募集方式:
禮物包妥之後,請在 2006/ 2/ 13 活動截止前寄到:
屏東縣春日鄉古華村3巷63號,古華國小收。
以方便工作人員分類整理,並以括號註明-(贊助皮胡蘿蔔活動獎品)


* 聯絡電話:08-8781040(古華國小)
福熊寒假不費在學校,所以打過去也聽不到偶感性的聲音。有問題po在本留言版上或伊妹兒至winteam_h@yahoo.com.tw即可。


* 感謝卡:麻煩請贊助獎品的朋友留下您的姓名及住址,這次會讓學生們製作明信片式的感謝卡回贈,以示回禮。或許您覺得為善不欲人知,但養成感恩的態度及行為,卻是我們不得不做的。


* 備註:
1. 感謝贊助第一屆皮胡蘿蔔活動的熱情朋友,您們的愛心禮物已經順利發送出去,小朋友所做的感謝卡,將在【四、一筆一畫道感謝】呈現。
2. 歡迎網友幫忙轉貼或串連本訊息,讓更多朋友能瞭解參與。(可引用本文)
3. 這次活動與第一屆相比多了「鼓勵卡」,這將會張貼在獎品櫃旁邊,用以激勵同學,讓他們感受提供者的期待,也希望創造一種新的對話關係。




原網站網址
http://blog.yam.com/winteam/archives/1019877.html
 
 
 
▲TOP
 
 
 
 
別管這篇是水滴專用
 
 
【2006/02/08 12:23】
 
 
給我長大,快一點,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我以為世上的武術確實沒有高低之分,只有習武人才有強弱之別,不過透過競技我們可以發現和認識一個真正的自己,因為我們真正的對手,可能就是我們自己
 
 
 
▲TOP
 
 
 
 
鏡子
 
 
【2006/02/06 12:06】
 
 
20060205170006.jpg

鏡子
通常透過鏡子反射的影像
可以讓我們了解到,自己目前的外觀是否體面
是不是有所遺漏到沒整理好的地方
這次的主題是冰大姊制定的
原本以為女人都愛照鏡子
所以他定了一個鏡子的主題
但是到他BLOG才發現到
原來不是呀
我的作品是從一個白雪公主的故事發想而來的
想必,這個故事大家都聽過吧
壞皇后呢會對著魔鏡說
魔鏡...魔鏡...誰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
因為今年本公司沒發年終
就藉此主題來抗議一下吧
魔鏡因為沒年終而罷工了
這張圖其實年前就完成了
只是沒有先貼上
過年期間太糜爛了
導致日記荒廢
所以現在趕快補上吧^^
 
 
 
▲TOP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